启橙北美少儿英语的外教老师David, David来自美国  在中国启橙北美少儿英语从事英语教学十几年  启橙资深外教  受到许多孩子的喜爱。


 David:“在我上中学的时候,曾经有段时间很不快乐。因为性格内向、体格薄弱,在班上没有女生喜欢,在美国,青春期没有一场很酷的恋爱,是会被歧视的。” 某个下午,我偶然看见全班最受欢迎的男生因为分手,不停地踱着忧郁的步子。那时候我想,原来我和他是一样的。即便强壮、帅气,被众多仰慕者簇拥着,他仍不快乐。那么,即便拥有了这一切,我就会快乐吗?


伫立在道路的起点


看似无关的偶然,实则蕴含了万物之间必有联系的哲学内涵。带着探求“怎样做一个快乐的人”答案的想法,年轻的美国男孩David踏上了从未停息过的求索之路。 出于对人类社会运行规律与精神内涵的好奇,David进入纽约瓦萨尔学院,开始学习宗教文学。宗教是一项充满神秘、纵深无限的学说。一字一句之间没有火花四射的碰撞,但无形中的锱铢必较,都充满智慧。 2000年,在书本知识中浸润了4年的David毕业了。丰富的内心世界和强烈的好奇心使他不仅仅满足于在文字中探索世界,“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在这样的信念下,David独自一人踏上了遥远神秘的东方古国——中国的土地。 尽管在南京艺术学院,David主修平面设计专业,但为了谋生,他也像很多其他的外国人一样,开始在中国教起了英语。


众里寻他千百度——启橙,新的旅程


命运之轮的转动往往开始于无意间。David并没有想到,十年之后,正是这 “无心栽花”的举动,开成他人生中最灿烂的一片花海。从事英语教学十几年,David待过许多不同的地方,其中不乏莘莘学子削尖脑袋都想进去的名校。但无论是公办学校,还是私人教育机构,照本宣科似乎是他们教学方式共同的略影。 “他们的运作非常完整,常常拿着一套书,再丢给你一些课件,说你这么教就好。”世界上尚且没有两天完全相同的树叶,面对更加高级与丰富的人的思想,怎能用一成不变的方法去探索与教化呢。“我希望做自主性更大的事情。” 事物的发展是螺旋上升的,尽管有往复,但终归会馈予探索者宝藏。兜兜转转,寻寻觅觅,David终于和启橙相遇了。 在启橙,David在自主研发方面获得了最大限度的自由。除却在常规课程中不断更新教学方法与内容,David更是自创了role play课程。孩子们通过角色扮演,在复现故事的基础上自主创造内容,在获得知识的同时,也输出新鲜的内容,这些闪光点常常让David惊叹——创造力是人类不可忽视的伟大力量。从JS级别到AS级别,David带过许多学生。“来中国之前,我曾以为中美天差地别,但生活这么长时间后发现,还是共性更多。”中国孩子忙于应试,像工厂流水线“产品”?美国孩子自由奔放,天生好奇心强烈?这些都是片面的。在David看来,尽管中国孩子的学校生活充满了大大小小的考试,但他们的好奇心仍然是旺盛的,他们对未知世界的好奇与探索,正如离离原上草。 化学对于许多人来说既难懂又无趣,但它却是AS级别学生Billy的心头好。才初三的他已经痴迷到偷偷钻进化学实验室研究的地步。无论是学业测试还是竞赛,他都能够轻松取得优异成绩。“当你真正热爱广义上的学习,主动探求和钻研,其他东西都是水到渠成,不过时间早晚而已。”


在启橙,明确自己的使命


正是在启橙的教学生涯,让David把谋生工具开始当做一种使命。授课和教育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后者包含前者,意义更广博。因为自身持续求索,让David在教学工作中不断发掘新问题,寻找新方法。而孩子们在成长过程中,对于园丁教化各式各样的纯真反馈,也让David想要把这份责任踏实地扛在肩上。 对David来说,英语是世界上众多语言的一种。因为通用,所以能够将世界各地的人紧密联系起来。“我希望通过教孩子们英语,让他们能够和世界上的其他人连接起来。”人与人的交往,能激发无限的可能。好奇心是贯穿人类历史进程、个人生命始终的宝贵品质。因为有它,我们有了明确的生活目标,它给予每一滴水人文的势能,最终汇聚成历史的海洋。“如果让孩子爱上真正的学习,一生都保持丰沛的好奇心,那就是更伟大的事业了。” 现在,虽然工作辛苦,但David也同时在学习美国大学的在线教育硕士函授课程,只有不断学习,才能更好地为教育事业服务。聊哲学、聊教育、聊艺术、聊理想,和这位来华近二十年的中国通的聊天内容,似乎有那么一些“理想化”。对此,David有自己的解释。 虽然兴趣领域不那么“接地气”,但David探索真理的步伐却十分坚定:每一次课堂的反思,每一次教研的探讨,对人的思想感兴趣,就去接触宗教学除了中国,David的也足迹遍布以色列、印度等地。喜欢画画,就去学习平面设计,即便不能以之为终生追求,但role play里的每一幅可爱插图,都出自David之手。


生命不息 探索不止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这句流行语背后蕴含的,恰好是现代人生活的虚无:鸢飞鱼跃,与天地参,本是生活应有之义,丧失精神追求后,眼前的生活就只剩下苟且。


当我们中部分人还在用语言麻痹自己时,David却将万里之远的目标拆解为踏在地上的每一步,并与日常生活产生强烈的共振。“即便我们都在沟底,仍有人仰望星空。” 这就是David,在教学和人生道路上托钵前行,任重能背,道远不退。慢慢地快快走,不睡。 “我现在还记的那个男生的名字,Brandon。我真的很感谢他,虽然他没有和我直接发生联系,但我知道,他是影响我一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