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y新街口中心 As2-2级别学员启橙就读七年,2017年考入南京外国语学校
推门进入4号教室,终于遇见了这个和启橙学科英语有七年之缘的Billy同学。 还没看清小伙子的长相,首先入耳一段流利的英语,瞬间仿佛误入了美剧拍摄现场,还不带字幕的那种。



短暂的茫然后,不禁问道: “你日常里也用英语交流吗?” Billy腼腆地一笑: “不会啊,生活里一直说英语,同学们会觉得我有点那个……哈哈哈,但是在启橙,大家都用英语交流。藤生麻中,不扶自正,所以一进入启橙,就自动切换了英语模式,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七载转瞬,风雨无阻,在这个连成年人,都无法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坚守太久的时代, Billy与启橙相伴七年,从一个二年级的小学生,长成了现在南外的一名高中生。 对此,他只是简单的一句:“启橙很好。”
相较于学校的“读三遍,熟练背诵”的好学生养成,Billy极为自然地被启橙学科式的英语教学吸引。



当数学披着英文的外衣出现时,哪怕只是简单的计算鸡蛋的个数,Billy也会兴致勃勃地跟随课堂重新认识这个熟悉的“陌生公式”。 他第一次认识到,英语不仅仅可以是一门应试科目,还能成为一把开启未知的钥匙。通过这把钥匙,世界虽大,皆可抵达。

从语法句法到遣词造句, Billy的英文用语在逐步深入的螺旋式英语学习中脱胎换骨,教科书式的简单对白完全无法引起他的兴趣。“ It’s very interesting;I love it very much!”在他眼里是比较“老土”的表达。 他现在更倾向于说:“It’s fascinating to read these spectacular words。”Billy依然记得,“spectacular”是大概五年级时,在启橙学习维多利亚瀑布时认识的单词。

“启橙课堂让我的思维更加敏锐,会去思考,看到事物的两面性。” 在启橙,全英文式地聊哲学,聊信仰,聊世界已经成为Billy和同学们的课堂日常。

也许是从David老师让他们思考“课文里的表达是否有种族歧视的意味”时起,也许是从Billy疑惑“女权运动提倡不要用mankind,要用human,但是human也有man怎么办?”时开始。 Billy他们的格局就已经不再是学校考试,生活日常,他们的目光已经穿越时空,脱离地域限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价值观和视野,有了独立行走世界的能力。



去年七月份的某一个半夜,Billy的中教老师May被一个电话惊醒,Billy妈妈兴奋的告诉May老师,Billy通过了南京外国语学校的全英文加试。

再次回忆那场考试, Billy的回答真是让人忍不住扶额叹息:“理科部分确实有几道题费了些脑筋……。”
Billy依然记得他第一次看生肉是小学五年级,那时候遇到一个新单词需要暂停,想象那个词是什么意思,一边百度一边看。 而现在,和外国人交流可以直接去听,看飞行类纪录片可以不看字幕,真的是一件非常爽的事!

在这个什么都向“大佬”学习的年代,已然成为“大佬”的Billy也曾作为一个小粉丝崇拜着身边的同龄人。 Billy五年级时,启橙有个叫Bill的同学写了篇文章,叫做:we study not for our test。 当时他是膜拜着的去学习的。“这个观点对于六年级的我来说从来没想过,也从来没敢发表,但是他竟然敢写!”看着同龄人已经开始语不惊人死不休,用英语谈天说地,Billy英语学习的小马达在不知不觉中,蓄满力量,带着他驶向的未知的高度。

相比于他走在同龄人前端英语水平,他的学习技巧似乎就不那么“前卫”了。“古希腊欧几里得给国王上数学课,国王问:有没有捷径?欧几里得说没有:数学不是皇宫,没有专门给国王走的路,我觉得英语也是这样。”
Billy一直强调自己学习英语没有什么技巧,扎扎实实。就像他在启橙的七年,几乎很少缺勤。
他的主教老师提到,有一次Billy身体不适,大家都以为他不会去上课了,但他还是如约而至。 Billy很理所当然的认为:“上课比躺在家里更有价值。有些课很无聊,不去上也就罢了,但如果课程非常精彩,我不去上就很亏。”这时,一直云淡风轻的小伙子终于露出了一点孩子气的羞涩:“结果上课期间上了好多次厕所,非常的尴尬。”

        他说,坚持最重要的是兴趣,兴趣不是全部,但没有了兴趣就失去了很大的部分。以前是单纯的被英语单词句式吸引,变化多端的句式,换一个前缀就能变一个意思。 而现在他运用英语看到了各种令人耳目一新的精彩瞬间,也通过对话世界,收获到了越来越多的语言储备。
他喜欢看纪录片,看飞行模拟器,看莎士比亚,给维基编辑词条,最近一直跃跃欲试地想要加入纪录片的字幕组。
即使这样,已经是高一的小伙子还是会去读自己以前在启橙学习的课文,不仅能读出滋味,并且津津乐道。
“尤其是一些神话故事,比如古希腊神话有一个把鸟的羽毛变成翅膀,飞近太阳,结果被烧化坠落掉进海里。 这是我大概五六年级学的,虽然我之前在维基百科上听说过,但学习的时候就很震撼,这些课文非常经典。”
(Billy同学的作文)↑↑↑
“我喜欢数学、化学、文言文、航天航空……哈哈,我可能有点老土,但最喜欢的还是英语。”
Billy说,他想成为一名飞行员。 有点意外,但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我们教给孩子英语,并不是想让孩子在英语方面有何建树,而是要让英语成为孩子成长道路上的阶梯,帮助孩子每一步离世界更近一步。有足够的能力认识去真正的自己,超越自己,最终能够自由的选择自己想要的未来,主宰自己的生活,这就是教育的本来目的,不是么?

期待有那么一天,成为飞行员的小小少年能够带更多的人穿越苍茫云海,去遇见自己的理想。